4小說網 > 天才相師 > 第五百五十五章 首富(上)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五百五十五章 首富(上)

小說:天才相師作者:打眼字數:3574更新時間 : 2016-12-22 06:29:22
    “施山良?這……這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左家俊臉上露出迷惘的神色,口中念叨著這個施山良三個字,不過他的表情顯然告訴了葉天,他從未聽過這個名字。【 ]

    左家俊雖然是幾十年前才來的香港,不過他出入的都是香港的超級豪門,但是左家俊此刻絞盡了腦汁,也沒想到有哪戶豪門是姓施的?

    要知道,這處龍穴埋葬的時日可是不短了,距今最少有一百五十年以上,也就是說,這個墓中人的后人,必定曾經大富大貴過,而是還是那種貴不可言之人。

    只是左家俊回顧香港的近代各位大亨,也沒有一個施姓之人,這讓他有些撓頭了,看著葉天說道:“小師弟,香港還真沒有姓施的富豪,莫非這陣法沒能奏效?”

    葉天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可能的,七星法陣是咱們這一脈的不傳之秘,這位前輩既然能布置出來,想必會等到陣法運行之后才離開的。”

    左家俊和葉天說話的時候,茍心家卻是在細讀著碑上的銘文,臉色在不時的變幻著,聽到二人的爭論后,開口說道:“你們倆就別在那商討了,過來看看這碑文上的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,怎么了?”葉天和左家俊同時看向了茍心家。

    茍心家搖了搖頭,有些唏噓的說道:“布置這個風水陰宅的人,的確是我們門中前輩,你們看完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葉天與左家俊心中大奇,沒有再爭吵下去,而是仔細的研讀起碑上的文字來,這段一段百多年前的故事,呈現在了兩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原來。這個石棺中的主人,并非是什么商賈巨富。而是一個處在當時社會最底層的石匠。

    在這個名叫施山良的石匠二十八歲的時候,也就是1842年,香港英國人統治,華人的地位降到了底點。

    好在施山良有一身雕琢石器的本事,生活雖然艱難,倒是還可以維持下去,偶然還能接到筆生意改善下生活。

    按說施山良這一輩子應該就如此普普通通的過去了,但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,改變了他的命運,不……應該說改變了他后人的命運。

    在1855年的時候。施山良接了一筆雕琢石獅的活計。【 ]這筆生意做下來,可保得他一家三口幾個月衣食無虞。

    當時的香港可沒有什么環境保護的意識,漁民靠海吃海,石匠自然是靠山吃山了,招呼了幾個人手。施山良就準備上山挑選合適的石料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一行人來到山腳下的時候,卻是在草叢里發現了一個渾身血跡斑斑奄奄一息的老人,身上有七八處刀傷。

    施山良雖然只是個處在社會底層的石匠,但心底卻是非常的善良,見到這老人凄慘的模樣,當下動了惻隱之心,連石頭都沒采,就將老人背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施山良父母早亡,家中只有妻子和一個十三歲的女兒。親自給老人清洗了身體后,又讓妻子將家中唯一下蛋的母雞給殺掉了。

    經過施山良無微不至的照顧,那老人身體恢復的非常快,三天之后就能下地,半個之后,那院子里的石碾子。在他手中宛若無物一般。

    施山良這時也知道了,敢情自己救了個奇人,不過他不是那種施恩圖報之人,加上自己又沒有父母,老人不說離開,施山良將其像長輩一般供養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一年后的一天,老人忽然將施山良叫入房中,告知他的發妻大限將至,隔日就會死去,他也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果然,隔了一天之后,施山良的妻子無疾而終,辦完了妻子的喪事后,老人對施山良又說了一番話,告訴他命格低下,就連自己也只有三年陽壽了。

    按照老人的話說,如果在他沒有受傷之前,還能幫助施山良逆天改命,多換得幾年的壽命,只是受傷之后元氣大傷,卻是沒有那等本事了。

    施山良也算是心胸豁達之人,當時就對老人說,他自己怎么樣都無所謂,卻是希望老人能讓他的后代幸福安康。

    老人在思付良久之后,答應了施山良的要求,不過告知施山良,因為他只有一女,這福氣卻是要萌佑到施山良女兒的后輩身上,而那些后輩也不會再姓施了。

    施山良倒是很想得開,不管后人姓什么,身體里總歸是有他的血脈在延續,當下十分堅定的懇求老人為他安排。

    從那日起之后,施山良除了正常的接一些活計維生之外,其余的時間都在打造自己的石棺,歷時兩年才將石棺打制出來。

    到了施山良大限將臨的三天前,老人把他帶到了這處所在,讓他在地上挖一個深達五米的坑穴,并且將石棺放入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之后,施山良正如老人所言的那樣,一夜之間突然暴斃,誰也查找不出死因。

    由于施山良為人和善,加上街坊四鄰也都知道他的遺愿,就幫著老人和他的女兒,將他安葬到已經挖掘好的墓地石棺之中。

    在碑文的最底部,老人留下了自己的名號,他姓酈,單名一個元子,道號酈元子,正是麻衣一脈第四十六代門主。

    為了躲避戰亂,酈元子從內地來到了香港,只是他沒想到,有一個敵對門派也避禍到此。

    相比麻衣一脈的人丁不旺,那個奇門派別卻是枝葉繁盛弟子眾多,在一番生死廝殺之后,酈元子雖然殺盡了對方,但自己也是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碑文的最后,酈元子留書說他用盡精血推演出,一百多年后,會有麻衣門人看到此碑,當為石棺中人重新尋一風水絕佳之處埋葬,以報施山良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看到此處,葉天震驚之余也恍然大悟,麻衣一脈中最大的謎團,卻是在不經意間被解開了。

    葉天曾聽師父李善元說過,麻衣一脈在傳承到第四十六代的時候,也就是十九世紀的中葉,正好遭遇了太平天國起事,當代的門主酈元子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由于麻衣一脈的諸多核心術法,都是由門主一脈單傳的,而當時酈元子的兩個徒弟都沒能得到核心傳承,這也導致了麻衣一脈在后面百年間術法缺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碑文上的故事就是如此,不但這石棺主人的身份,大大超乎了葉天等人的想象,這布置風水陰穴的人,更是麻衣一脈祖師爺級的人物。

    酈元子鐫刻在石碑上的故事,讓葉天師兄弟時隔百年之后,這才得知了當年所發生的事情,一時間幾人竟然有一種時空倒轉的感覺。

    看完這段記載之后,葉天和左家俊不由面面相覷,如果不是酈元子用了諸多門中的暗語,他們真的很難相信這個曲折離奇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唉,也不知道酈元子祖師最后如何了?他當年為什么沒將門中傳承給留下來啊?”

    茍心家長嘆一聲,奇門講究的是逆天行事,其下場要比那些江湖中人更凄涼幾分。

    就像是茍心家自己,當然如果不用金蟬脫殼之計,恐怕也早已成為黃土一缽了,但即使如此,他也承受了將近半個世紀的孤寂。

    “或許茅山道觀中的傳承,就是酈元子祖師所留的呢?”聽到大師兄的話后,葉天心中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。

    因為李善元曾經說過,這個麻衣道觀是他無意中發現的,其存在的時間恐怕要在百年以上的,從時間上來說,這和酈元子失蹤的時間剛好相符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大膽的推斷,或許就是酈元子曾經在茅山隱居過,尋得這么一處地方修建的道觀,只是后來戰火涉及到了江南,他才無奈離開的。

    葉天越想心中越是興奮,不過他接受傳承之事過于玄幻,除了對老道明言過之外,世上再也無人得知了,眼下卻是無法和兩個師兄商討。

    “嗯?二師兄,您……您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壓抑著心頭的興奮,葉天抬起頭來,卻是發現左家俊一臉漲紅,那神態似乎比自個兒還要激動幾分,葉天頓時納悶了起來,難不成二師兄還會讀心術,知道自己心中所想?

    左家俊左右環顧了一下,神秘兮兮的說道:“我……我知道這石棺主人是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師兄,您這說的不是廢話嗎?”

    葉天聞言愣了一下,沒好氣的說道:“不光您知道,我和大師兄,還有嘯天定定都知道啊,這人姓施,叫施山良嘛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左師弟,這石棺主人的身份很明了嗎。”

    茍心家也笑了起來,碑文上寫明了石棺主人的名字,自己這二師弟還拿出來賣弄,讓他們莫名其妙之余,都的有些摸不清頭腦。

    “哎,我……我說的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左家俊急了起來,開口分辨道:“我說的是他的后人,也就是他女兒后人的身份,那……那可是香港曾經的首富啊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左家俊的聲音忽然壓低了幾分,說道:“咱們先把石碑運回家里去,石碑上的內容,一個字都不要傳出去,否則會遭惹禍端的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ps:第三更送上,周一了,還請諸位仁兄賢妹把推薦票投出來吧,咱們不能周周推薦票墊底啊,急求!!!

    。(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)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vpgiz.tw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福彩和体彩有官方app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