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六零軍嫂有空間 > 第28章 太能作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28章 太能作

小說:六零軍嫂有空間作者:吾乃九千歲字數:5910更新時間 : 2019-06-16 20:49:37
    蕭戰握住蘇西的手,拉著她上了車。

    蕭戰知道蘇西今天考試,卻沒問,只是說:“爺爺今天讓林嫂做了很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蘇西笑容如春花般燦爛“太好了!”

    蕭戰沒問,蘇西也沒說自己考得怎么樣?

    因為對于蘇西來說,考試而已,太平常了,沒什么好說的。

    蘇西和蕭戰回到家,果然見餐桌上擺了一桌子好吃的,蕭老爺子見兩人回來,忙笑著招呼,“你們可終于回來了,快吃飯,一會飯就該涼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飯之后,蕭老爺子催促蘇西,“快上樓睡一會兒,下午你還得考試呢。”蘇西應了一聲,就回了房。

    蕭戰也回了自己房間,可沒一會兒,蘇西就偷偷溜到了蕭戰的房間里,蕭戰正坐在椅子上處理一些文件,見蘇西來了,就笑,“你怎么不睡?”

    蘇西走過去,雙手摟著蕭戰呢,依靠在蕭戰的懷里撒嬌道,“戰哥哥,我睡不著,你陪我睡吧。”

    蘇西撒嬌的時候,好看的柳葉眉彎彎的,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,可憐巴巴的看著蕭戰,像是一只無辜可愛的小獸,讓蕭戰總是無法拒絕。

    蕭戰點頭,然后把蘇西打橫抱起,放到床上,自己也躺在床上,把蘇西摟在懷里,二人相擁而眠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之后,蕭戰輕輕推蘇西,“西西醒醒,該準備去上學了。”

    蘇西嘴里發出不滿的哼哼聲,閉著眼睛,嘟著嘴,抓著蕭戰的衣領不放,蕭戰哄了好一會兒,蘇西才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蕭戰拉著蘇西進了衛生間,把毛巾弄濕,給蘇西擦臉,蘇西就乖乖的站在那兒,任由蕭戰輕柔的給她洗臉洗手,等二人洗完手臉,蕭戰拉著蘇西下樓,開車把她送到了學校。

    蘇西來到考場,張傲和雷鳴已經到了,雷鳴看到蘇西之后,立馬把一包好吃的放到蘇西桌上,殷勤道,“西西,下午的考試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西西坐在桌上,見那包里有巧克力,大白兔奶糖,瓜子兒,還有一些糕點……

    蘇西也不客氣,拿起一顆大白兔奶糖塞到嘴里,然后伸手抓了一大把放到張傲的桌上,又抓了一大把放到了雷鳴桌上,笑著說,“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雷鳴一臉感動,“西西,你真好,仿佛忘了這些東西是他給蘇西的。”

    蘇西只是笑笑,隨即看了眼坐在他前面的胖子,蘇西又抓了吧好吃的遞給胖子,小胖子受寵若驚的接過來,然后害羞的撓撓頭說,“西西,謝謝你啊,下次我給你帶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張傲坐在椅子上,嘴里也吃著一顆大白兔奶糖,眼睛一直緊緊盯著蘇西,眸中滿是溫柔;

    很快考試時間就到了,下午考英語和化學。

    蘇西依舊不到半個小時就把英語給寫完了,英語是高考新出現的必備科目,很多學生剛接觸英語,不到一年,水平實在有限,120分的英語卷子,能及格的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畢竟,所有學生基本上都沒有英文基礎,加上才學了一兩年,英文能有多好?

    蘇西寫完之后就把卷子給了雷鳴,雷鳴一見,蘇西把所有的空都填了,他也不知道對錯,反正抄蘇西的,總比自己瞎選的強。

    一轉眼,考試就結束了,考試結束之后,學校給學生放了一天假,正好也到了周末,難得的假期,讓蘇西的心情都跟著好了許多。

    蘇西自從來到京城之后,還沒跟鄉下爺爺有過聯系,于是蘇西就給鄉下的爺爺寫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清河村郵政員進村后,把信送到了村委,村之書親自拿著信送到了蘇家。

    蘇老爺子正在院子里曬草藥,見之書來了,忙笑著招呼,“您今天怎么有空過來?”

    之書看著蘇老爺子,笑著說,“我來給你送信,你不是一直擔心西西那孩子嗎?現在那西西那孩子終于給你寫信,我知道后就趕緊給你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蘇老爺子聽到之書的話,神情激動道,“西西的信?”說著,就走到村之書面前,接過村之書遞來的信。

    蘇老爺子連忙把信打開,信里說道,西西在蕭家過得很好,她現在已經入學,準備來年的高考,等高考結束,她跟蕭戰就會結婚,讓蘇老爺子不用記掛她。

    另一件事情,蘇西就把跟李秋月之間的事兒跟蘇老爺子說了個清楚,同時讓蘇老爺子把李秋月的消息告訴李家。

    李秋月的父母愚昧,有些重男輕女,李秋月若不是考上了大學,李家父母早把她嫁人,把彩禮留下來給兒子結婚用了。

    現在李秋月剛去京城就住了牢,學校也把李秋月給開除了,想必李秋月的父母得知這個消息之后,一定會很憤怒的把李秋月帶回去。

    李秋月只要一回村,嫁人就是她唯一的出路,至于嫁給什么人?

    當然是誰給的錢多嫁給誰了!

    李家父母可不是那種會全心全意為女兒考慮的人,他們心里只有兒子。

    蘇老爺子在看到信之后,一方面高興孫女在蕭家過得好,另一方面又有些惱怒李秋月,若不是他暗中幫李秋月交學費,李秋月哪有機會把高中上完,更不可能考上大學。

    可蘇老爺子沒想到,李秋月竟然暗中給孫女和村里的知青牽線搭橋,那個許愛華,蘇老爺子也有所耳聞,是個油嘴滑舌的小白臉,根本就靠不住,蘇老爺子沒想到自家孫女竟然跟許愛華談過戀愛。

    幸虧那個許愛華考上大學,離開了村里,否則就那樣一個游手好閑的男人,肯定會害了自己孫女的一輩子。

    而且李秋月在京城還犯了偷盜罪,坐過牢,蘇老爺子也暗恨自己,沒有看清李秋月的為人,不該讓孫女兒跟李秋月玩。

    村之書見蘇老爺子看完信之后,臉上一會兒青一會兒白,那咬牙切齒的樣子似乎非常生氣,村之書忍不住好奇道,“蘇大哥,你這是怎么了?西西是不是在京城出什么事兒了?”

    “咱們哥倆都這么多年的交情了,若西西在京城真遇到了困難,咱們大不了去京城,把西西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蘇老爺子搖搖頭沒說話,而是把手中的信遞給了村之書,村之書好奇的接過去,等看完之后,卻是忍不住破口大罵,“真不是東西!”

    這話罵的自然是李秋月,村之書之前還把李秋月當成村里的驕傲,畢竟李秋月是村里第一個考上大學的人,算是山窩窩里飛出的金鳳凰,而且考的還是京城最好的大學。

    可讓村之書沒想到的是,這李秋月剛到京城,就因為犯了盜竊罪,被抓進了派出所,住了一個月的牢,說出去簡直丟人呢!

    想當初,李秋月剛考上大學那會兒,村里還給他發放了獎金呢!

    縣里的報紙也是各種宣傳,現在李秋月連大學的門都沒進,就被大學給開除了,這事兒若是說出去,他們整個村兒都沒光。

    村之書對蘇老爺子說,“蘇老哥走,我跟你一塊兒去一趟李家,看看他們怎么教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蘇老爺子點點頭,跟著村之書一起去了李家,李秋月的父親叫李大山,母親叫陳小娥。

    村之書跟著蘇老爺子去到李家的時候,李大山正坐在堂屋門口曬太陽,嘴里抽著煙,翹著二郎腿,說不出來的自在,陳小娥則坐在一旁縫補舊衣裳。

    李家是村里有名的貧困戶,基本上算是村里最窮的人了。

    房子是茅草頂,擦了一半黃土,墻只有一米高,還坑坑洼洼的,院里跑了兩只雞,地面上到處是雞糞,不小心就踩一腳屎。

    李家不但是村里的貧困戶,還是村里最不講究的人家,邋里邋遢的,村里沒人愿意跟他們家打交道,也就是李秋月突然考上了大學,才讓村里人重視起李家來。

    以前李大山走路的時候都是,彎著腰駝著背,顯得木訥寡言,自從李秋月考上大學之后,李大山整個人都變了。

    走起路來那叫一個虎虎生風,

    說起話來,那叫一個口沫橫飛;

    整天咋咋呼呼的,說:他們老李家祖墳冒了青煙,出了個女狀元。

    以后他們家閨女大學畢業之后就會留在城里工作,等有了錢,在城里分配的房子,就把他們接到城里住以后,他們都是城里人了。

    李大山剛說這話的時候,還有不少人羨慕,可這話說的多了,人就把這話當成一個笑話,只是李秋月的確是考上了最好的大學,也沒有人在明面上諷刺他們,不過背地里路過他們家,都恨不得吐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陳小娥整個人又瘦又黑,長著一雙吊三角眼,額骨突出,一張臉顯得極為刻薄,陳小娥這人不但刻薄,而且還總喜歡占人小便宜。

    李大山和陳小娥都不是勤奮的人,家里邋里邋遢不說,別人家的自留地里每年都會種點蔬菜,李家的自留地里常年的長著荒草。

    陳小娥饞了,就跟李大山,晚上偷偷的去別人家自留地里偷菜。

    時間一長,就被人給發現了,被人發現之后,夫妻倆一點不愧疚,還理直氣壯的說,“都是鄉里鄉親的,摘點菜怎么了?別那么小氣。”

    若只是一兩次,村里人也不會說什么,可這夫妻倆每天晚上都出去偷菜,每天換一戶人家偷,很多人恨得牙癢癢。

    可偷菜不是啥大事兒,村之書教訓過兩回,這夫妻倆明面上認錯,晚上依舊,該怎么著就怎么著,死性不改,自從李秋月考上大學之后,那更是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這夫妻倆每次出去偷菜被人抓個正著,不但不羞愧,反而驕傲的說,“他們家閨女是狀元,吃他們的菜那是給他們面子。”

    氣得村里不少人指著他們的鼻子罵不要臉,不過這夫妻二人的臉皮夠厚,不管別人說什么,他們依舊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村之書帶著蘇老爺子見了李家大院,剛進門就踩到了一灘雞屎,村之書臉都黑了。

    聽到門響,陳小娥看下大門口見村之書和蘇老爺子來了,就笑著站起身,“喲,真是稀客呀,之書,您今兒有空怎么來我們家了?難道又是來給我們家送錢來啦?”

    之書黑著臉說,“想得美呢,我今天來是想跟你們說,蘇家丫頭來信了,說李秋月在京城犯了偷盜罪,派出所抓到牢里住了一個月的牢,還被學校給開除了,你們家秋月呀現在不是大學生了。”

    村之書的話讓夫妻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陳小娥才一臉憤憤的指著蘇老爺子說,“你們家那個小狐貍精,是不是嫉妒我們家秋月考上了大學,所以編排她呢?”

    “我們家秋月那可是狀元,考上了京城最好的大學,她怎么可能去偷盜坐牢呢?你要是再胡說八道,我就去告你!”

    蘇老爺子聽陳小娥說蘇西是小狐貍精,氣的胸口起伏,大聲道,“我們家西西是個好孩子,從不撒謊,這件事的真假,咱們可以去派出所,讓派出所的同志查一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之書點頭道,“沒錯,西西那孩子也是我看著長大的,是個老實孩子,絕不會在這種事兒上說謊,而且她若是說謊的話,咱們只要去派出所一查就能查到,沒必要。”

    李大山噌的站起身,臉紅脖子粗的叫嚷道,“我不信,我們家秋月是狀元,是咱們村兒飛出去的金鳳凰,她是不可能去坐牢的,你們要是再敢胡說八道,我就去告你們!”

    之書見這夫妻倆人張口告狀,閉口告狀,冷著臉說,“你們不信是吧?我現在就去派出所,讓派出所的同志給京城派出所打電話,詢問事情的真假,你們給我等著。”

    村之書也不跟這夫妻倆廢話,帶著蘇老爺子,就出了李家大門。

    村之書對蘇老爺子說,“蘇老哥,你先回家,我這就去派出所找人問問。”

    蘇老爺子點頭道,“好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直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之書則騎著自行車,去了鎮上的派出所,到了派出所之后把原委一說,派出所的同志就給京城派出所打電話,很快就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蘇西說的是真的,李秋月因為犯了偷盜罪,被關了一個月,這還是因為李秋月是初犯,再加上求得了原主的原諒,這才被關了一個月,算是一個警告。

    李秋月被大學開除的事情也是事實,之書得到這個消息之后,心中冷笑幾聲,騎著自行車就回了村里。

    回到村里之后,已經是傍晚,村里不少人都扛著農具從地里回家,老遠就看到之書騎著自行車回來,之書在村里人緣特別好,不少村民見了之書之后,紛紛熱情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之書,您這是去鄉里開會啦?”

    “之書,上面是不是又下發什么新指示了?”

    村之書本來不想讓李家夫妻太難看,但李家的態度惹惱了他,再加上李秋月那個不爭氣的,于是村之書停下自行車,故意嘆了口氣,惹的眾人紛紛好奇的圍上來。

    “您這是咋啦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出什么事兒了?”

    村之書為難了一陣,最后說道,“蘇西那丫頭來信了,說李秋月剛去京城,因為偷盜罪,被抓進了派出所,做了一個月的牢,還被學校給開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李家跟大山說了這件事兒,他們夫妻不信,我這就去派出所打聽了一下情況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派出所的同志給京城派出所打電話問這事兒,最后一查,確實是真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:李秋月那丫頭是不是傻?都考上大學了,怎么還能偷人家東西呢,還被學校給開除了,這是自毀前程啊!”

    眾人一聽,滿臉驚愕,一個個的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之書,這話里的信息量太大了!

    李秋月那是誰?那是他們村里的金鳳凰啊!

    考上大學那會兒,連縣里的領導都親自來慶賀了,還給他們李家發了獎金,那個時候惹得多少人羨慕啊?都說那李秋月是狀元,將來必成大器!

    李大山夫妻更是因為這件事兒,尾巴都翹上天了,連偷菜都偷的理直氣壯,現在可好,那李秋月剛去京城,就因為偷東西被抓起來了,還因此做了一個月的牢,更是被大學給開除了,這事兒給鬧的。

    眾人愣了一會兒,都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,一個個臉上都是幸災樂禍的壞笑。

    這真不怪村里人看李家笑話,實在是李家夫妻太能作了。

    以前大家看在李家出了個狀元的份上都忍了,現在那狀元都坐牢了,還被學校給開除了,以后別說當大官成大器了,能不能嫁出去還是個問題呢?

    畢竟哪家的姑娘坐過牢哇?這坐過牢的姑娘,有人家愿意娶嗎?

    就算有人愿意娶,那也是村里的窮漢子,或者是二流子、小流氓。

    當即就有中年婦女高聲笑著說了一句,“哎呦,李大山,陳小娥,這下怕是要被氣瘋了吧!”

    “活該,這是報應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以后他們夫妻倆要是再敢偷我們家的菜,我打斷他們的腿!”

    “就是,那一家子都是倒霉鬼,偷吃我們家的菜,小心把霉運傳染給我們家。”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vpgiz.tw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福彩和体彩有官方app吗